《欸乃》古琴曲谱减字谱+简谱(管平湖

发布日期:2015-08-01 16:25:37   浏览次数:次    来源:音乐之家     全屏看谱 收藏本谱
《欸乃》古琴曲谱减字谱+简谱(管平湖 版)视频
《欸乃》是汉族古琴名曲。存谱初见于明代汪芝辑《西麓堂琴统》(1549年),亦有人称其《渔歌》或《北渔歌》,有多种传谱,现琴家所奏多以《琴谱正传》(明黄献撰于1547年)的十段无词《渔歌》发展而成。其曲意历来根据唐代诗人柳宗元的七言古诗《渔翁》来解释,故也有人认为有传此曲乃柳宗元所作。后《天闻阁琴谱》记载为《欸乃》,管平湖打谱演奏。现在琴家弹奏的多为管平湖的节本。“欸乃”指的是桨橹之声或渔家号子声,乐曲音调悠扬,清新隽永,以山水为意象抒发感情,乃是托迹渔樵,寄情山水烟霞,颐养至静的一首名曲,散发出汉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、气质、神韵。
《二香琴谱》(1833) 欸乃,俗呼“北渔歌”。旧谱如太古遗音、文会堂、阳春堂亦竟名渔歌。曲尾,或收三五,或收一六,皆非。是曲采自澄鉴堂,尾收二四,乃羽音也,而“北”之一字未见於刻本。俗或呼“北渔歌”者,别於正调商音之渔歌也。渔歌取七音,欸乃取五音,岂有欸乃反为北曲乎?此曲亦是渔歌,盖正调之渔歌在前,恐其相混,故取柳诗“欸乃一声山水绿”命名以别之。
《新乐府》【欸乃曲】:
谁能听欸乃,欸乃感人情。不恨湘波深,不怨湘水清。所嗟岂敢道,空羡江月明。昔闻扣断舟,引钓歌此声。始歌悲风起,歌竟愁云生。遗曲今何在,逸为渔父行。
《欸乃》题解
《西麓堂琴统》:古昔韬名抱道之士,多托足迹渔樵以自适,此曲真有云冷山空,江寒月白之兴。汲清湘,然楚竹於西岩者,不足道也。
《西麓堂琴统》:一、烟波渺渺二、长啸悠悠三、我歌君和四、空惊雁阵五、吴江鼓吹六、响彻龙湫七、沧浪濯缨八、数声柔橹九、漱石流泉十、一片鸣榔十一、举网得鱼十二、酌酒高歌十三、欢声如雷十四、别浦收编十五、一夜狂风十六、芦花深处。《太音补遗》:此曲盖本柳柳州“欸乃一声山水绿”之诗而增益之。“欸乃”,歌声也。
《太音补遗》:一、潇湘水云二、秋江如练三、洞庭秋思四、楚相烟波五、天阔明朗六、渔樵互答七、嗈嗈鸣雁八、夜傍西岩九、渔人晚唱十、醉卧芦花十一、蓬窗夜雨十二、梧桐叶落十三、晓汲湘江十四、渔舟荡桨十五、摇橹数声十六、寒江撒网十七、月出烟消十八、山高水长。
《玉梧琴谱》:此曲柳子厚所作。盖柳柳州“欸乃一声山水绿”之诗而增益之。“欸乃”,歌声也。有脱尘寓江海河汉之游,物外烟霞之思。颐养至静,乐守天真也。
《藏春坞琴谱》:同前谱。《欸乃》后记
《春草堂琴谱》:一派南音,并无北韵。俗呼为“北渔歌”,不知何指。
《琴谱谐声》:……予以欸乃一曲,得山水之神,鼓之故宜长夏。原制用蕤宾、变徵是也。……
琴曲《欸乃》,最早见于明代汪芝的《西麓堂琴统》(1549),是一首明代以前的优秀琴曲。
  《欸乃》,历来对其曲意的解释都是依据唐人柳宗元的诗《渔翁》:
    渔翁夜傍西岩宿,晓汲清湘燃楚竹。
    烟销日出不见人,欸乃一声山水绿。
    回看天际下中流,岩上无心云相逐。
  此诗是作者被贬为永州(今湖南零陵)司马时的作品。他在著名的《永州八记•始得西山宴游记》里说:“望西山,始指异之,遂命仆人过湘江。”歌声飘荡之 处,山青水绿,简直是与尘世隔绝的另一个世界。诗写“渔翁”,他放舟中流,一声“欸乃”,其悠闲自得的神态跃然纸上;而放眼一看,山青水绿,悦目怡神,心 物交感,融合无间,达到了《始得西山宴游记》所说的“与万化冥合”的境界,表达的是一种寄情山水的高洁情怀。若取《永州八记》与此诗同读,必能相互印证, 加深领悟。
  欸乃,一般对其理解为渔家号子声,或者是桨橹之声。唐时湘中棹歌即有《欸乃曲》,唐人元结《欸乃曲》云:“谁能听欸乃,欸乃感人情。不恨湘波深,不怨 湘水清。所磋岂敢道,空羡江月明。昔闻扣断舟,引钓歌此声。始歌悲风起,歌竟愁云生。遗曲今何在,逸为渔父行。”再如唐人元稹名篇《欸乃曲》:
    千里枫林烟雨深,无朝无暮有猿吟。
    停桡静听曲中意,好是云山韶疑音。
  明人周诞评论此诗说:“烟雨晦冥,猿吟朝暮,此际欺乃时发,静而听之自有无穷之思。谁谓山讴野唱,非清庙明堂之响,不足以娱耳也。”
  唐以后,以诗、画表现浪花片片、桨橹欸乃之情之景无数。如朱熹于淳熙十年(1183)初在五曲隐屏峰下的平林创建武夷精舍。筹建时就是寄居在渡头“金 谷洞”内的,至四月屋宇建成才迁出。“金谷洞”实际上只是一个深邃的峡谷,两旁壁立的岩峦就是晞真岩和金谷岩。这里环境清幽,朱熹时常在此流连,诵文吟 诗,对这一胜处给予极高的评价,以致一直萦绕在怀,至老不忘。他的长诗《九曲棹歌》云:“五曲山高云气深,长时烟雨暗平林。林间有客无人识,欸乃声中万古 心。”
  宋人黄庭坚也写有《欸乃歌二章戏王稚川》:“花上盈盈人不归,枣下纂纂实已垂。腊雪在时听马嘶,长安城中花片飞”, “从师学道鱼千里,盖世成功黍一炊。日日倚门人不见,看尽林乌反哺儿。”
  因此,听渔家之桨橹欸乃之声,成为文人生活之情趣。在清人张潮的《幽梦影》中,随处可见山水云雨、风花雪月、鸟兽虫鱼、香草美人、琴棋书画、园林建筑、读书著书、谈禅交游、饮酒赏玩等等字眼,所谈最多的也是这方面内容。在“谈声”中也说到桨橹欸乃之声:
    春听鸟声,夏听蝉声,秋听虫声,冬听雪声,白昼听棋声,山中听松风声,水际听欸乃声,方不虚此生耳。
  以前每每读到《幽梦影》里的这些话,心灵便领略到一种旷世绝尘的美妙,仿佛置身于那不加雕琢的风花雪月的自然天籁中,物我交融,也真切感受到了琴棋书画,欸乃声声的淡雅韵致,悠闲自在……
  由此可见,琴曲《欸乃》乃是古人用音乐的形式表现这样一种隐逸山水、寄情自然的文人化情趣。渔歌欸乃声中的山水,无不是一种止泊身心的桃花源式的所在。将其理解为劳动人民之纤夫号子之声,则似有不妥。诚如清人赵翼的《阳湖晚归》所写:
    诗情澄水空无滓,心事闲云淡不飞。
    最喜渔歌声欸乃,扣舷一路送人归。
  诗写了作者在清空无滓的世界中最深有感触的满足。那悠悠渔歌声中渐渐远去的一叶扁舟,只留下永恒的月光在水面闪烁。其诗其景,和琴曲《欸乃》表达的意境,是有相通之处的。
  另外,需要说明的是关于“欸乃”两字的读音,琴人大都读成“袄霭”(ǎo,ǎi)。
由于一般对“欸乃”的理解为渔家号子声,或者是桨橹之声。它本是一个象声词,故原来无定字,刘言史诗作“暖乃”、刘蜕诗作“霭乃”。《史记•司马相如列 传》有云“榜人歌,声流喝,水虫骇,波鸿沸”。“榜人”,船夫。“流”,流畅悦耳。“喝”,王先谦《汉书补注》:“‘喝’读若‘暖’,所谓‘暖乃’之声即 掉歌也。‘暖乃’与‘欸乃’同……激楚含哀矣。”郭璞曰:“言悲嘶也。”指歌声抑扬而多悲凉之音。
  “欸乃”两字大多读成“袄霭”,始自宋人。北宋黄庭坚以柳诗集注云一本作“袄霭”,遂读欸为袄,后来多读作ao第三声。可见,从宋朝开始,人们就将其读成ǎo、ǎi了。
其实,对于欸乃的读法,古人也颇多争议。如宋人孙奕《示儿编》、程大昌《演繁露》,元人陈栎《勤有堂随录》,明人杨慎的《丹铅余录》等书中,均有述及。琴人对欸乃读法,乃是按古代惯常的读法而将其读成“袄霭”的。
点击展开或收缩
相关热词:
搜索推荐
Copyright ©2014-2016音乐之家(www.yinyuesheng.cn).All Rights Reserved. 鲁ICP备14008337号-2 版权声明 | 联系方式 | 意见反馈 | 原创投稿 | 网站地图 |